首 页 学会章程 学会大事记 辅政建言专报 政府科学管理 政务论坛 公共管理课堂
首页 > 理论集萃
 

警惕“贫穷焦虑症”影响更多人群

     
 
    让“穷三代”有相同的机会享受均衡而优质的基础教育,这是降低“穷二代”乃至中低收入阶层“贫穷焦虑症”、祛除世袭贫困心病的有效药方

  一些收入不高的年轻人最近在网络上公开表态“不愿生育‘穷三代’”,理由是“穷二代”的孩子,人生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,注定要在穷困的环境下艰难挣扎,所受教育也将比社会其他阶层落后许多,改变世袭贫困命运的难度加大……话音刚落,南京诞生“最小房二代”,一名2岁女孩坐拥400万元别墅的故事,迅速使“不愿生育‘穷三代’”的复杂情感在中低收入人群中引起强烈共鸣。

  从站在售楼处张望房价的面孔上,从菜市场上老人们的摇头叹气里,从彻夜排队渴望孩子能幸运进入幼儿园的烦躁里,就会发现,“不愿生育‘穷三代’”其实是“贫穷焦虑症”的一个小小样本。“最小房二代”的出现,无疑加重了这种焦虑。

  大城市里的中低收入阶层,是最容易患上“贫穷焦虑症”的人群,一旦生活压力增大,房价、物价居高不下,涨工资预期不明,或者实际已处暗降的通道,幸福指数下降的同时,“贫穷危机感指数”陡然升高。再加上收入差距过大,公共资源分配不合理,“赢者通吃”现象反复出现,中低收入阶层被挤出效应明显,这种“贫穷焦虑症”就会表现得更加强烈。

  从这个层面上看,“不愿生育‘穷三代’”的心声和由此带来的共鸣,正是给社会公平发出的一个警报。

  一家机构的调查发现,尽管绝大多数年轻人有生育计划,但经济基础和住房也是他们非常看重的生育前提。年轻夫妇月均收入达到多少才敢生育子女?在北京、上海和广州等一线城市,受访者的心理底线是8078元;武汉、哈尔滨、太原、西安和昆明等省会城市受访者的心理底线是5169元;县城地区则是4454元。调查表明,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现实因素的制约。未生育受访者的计划生育年龄,明显晚于预期中最佳生育年龄,为27.4岁,大概晚了2.1年。而这种情况在城市比较明显。

  年轻人中比较流行又备受争议的想法是——已是“房奴”加“车奴”,如果生了孩子,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,就成了“孩奴”,“岂不一辈子活在‘奴隶社会’?”从“房奴”、“车奴”、“孩奴”的热词相继获得年轻人的共鸣来看,或许有人会说,“不愿生育‘穷三代’”暴露出一些年轻人抗压心理太差,对生活和社会的预期过于悲观,也反映出他们对生活的新追求已经与父辈不同。

  我们不否认这种分析,但与其讨论“穷二代”为什么没有信心生育,不如正视他们对生活处境改善和公平公正的迫切期待,同时警惕”世袭贫穷焦虑症“进一步影响中低收入群体。

  “不愿生育‘穷三代’”的声音,从一个方面表明,减少贫穷的代际传递,是当今社会不得不重视的问题。缓减中低收入者的“贫穷焦虑症”和世袭贫困的阴影,将是一个长期的社会课题。

  当务之急是重视教育投入。作为疏通阶层向上流动的最重要的一条渠道,不仅要优先保障教育投入,更要逐年递增,尤其要公平配置,发展优质教育,实现教育均衡发展。让“穷三代”有相同的机会享受均衡而优质的基础教育,这是降低“穷二代”乃至中低收入阶层“贫穷焦虑症”、祛除世袭贫困心病的有效药方。(摘自2010年9月5日《工人日报》,成露/文)

 
     
 
 
  来  源:
发布时间:2010-12-06 18:55 字体显示:
  发 布 人: 附  件: 打 印    关闭窗口
 
版权所有:吉林省行政管理学会办公室 联系我们
技术支持:长春吉大正元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